首页 > 雪茄文化 > 名人与雪茄 >
马拉多纳抽大雪茄引闹剧
    作者:小小    2016-12-27

  “球王”马拉多纳2009年曾在球队比赛间隙在酒店内吸超大的雪茄,导致消防员误以为发生火警,同样住在这家曼彻斯特酒店的切尔西球星被迫在清晨7点撤离,在寒风中等待了50分钟才能回到自己的房间。

  消防员到场后搜查了酒店,最后相信是阿根廷国家队的“马大帅”触发了火警铃,原因是他点燃了一支哈瓦那雪茄。马拉多纳当时住在酒店第14层,他点燃雪茄后火警钟声逼迫200多名住客仓促撤出酒店。在寒潮侵袭的英国户外,睡眼惺忪的切尔西明星穿着睡衣、搭着毛巾等待了将近一个小时。

  对于老马抽雪茄的习惯,媒体也是熟知的。新闻发布厅的一位当地管理人员曾不能容忍,他明确告诉老马:“把烟掐掉。 ”这样大胆地挑战老马的权威,世界杯上除了贝利可能只有这个管理员了。媒体都在等着狂妄的老马对管理员置之不理,或者将雪茄扔到管理员脸上。但是没有,老马心情好着呢,比任何一位主帅都好。他听劝地将雪茄收了起来,坐下来面对记者,脸上绽放出超大的微笑。雪茄可以不抽,但微笑不能不摆在脸上,否则别人不知道我心里高兴。

  球王魅力永远不减

  2010年南非世界杯。抽着古巴雪茄、留起卡斯特罗式胡须、穿上西装的马拉多纳让人稍感陌生——我们早就对1986年墨西哥战场上那个无所不能的马拉多纳耳熟能详,或许,我们更习惯他站在场上而不是场下。

  与24年前的最大不同或许只是发福的肚子、沧桑的皱纹,50岁的老马仍然用他张扬至极的性格魅力与无处不在的表演欲望率领年轻的潘帕斯雄鹰逼近24年前他一手缔造的伟业。

  重返世界杯的马拉多纳仍然是舞台的焦点——西装革履也不忘颠球在手交给队员、冲裁判和对手咆哮狂吼、挥舞双臂仰天欢呼、冲向教练组疯狂庆祝每一个进球、像父亲和上帝一样亲吻球员、新闻发布会上一边啃苹果一边奚落记者说你这问题太蠢了我拒绝回答……

  马拉多纳,这个阿根廷人心目中的足球之神,永远特立独行、桀骜不驯。他的足球人生早就为人熟知,1960年10月30日出生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的贫民区费奥里托,在10个兄弟姐妹中排行老五,一大家子人全靠做临时工的父亲勉力养活。像所有的阿根廷贫民区男孩一样马拉多纳也迷恋足球,3岁时表哥送他的一件生日礼物就是一只小足球,这只足球陪伴了他整整10年。他经常舍不得踢它,晚上睡觉也要抱着它;最常用的“足球”就是在破袜子里塞进报纸,不知疲倦地踢下去。

  身材矮小但力量超群的马拉多纳是足球天才,10岁那年他自己组建“金星队”打遍远近无敌手,很快加入阿根廷青年人俱乐部的“小洋葱”少年队,之后竟将胜迹延续到136场,那时的马拉多纳已经被阿根廷人拿来和贝利相提并论;14岁升入青年人俱乐部一队,5年间参赛166场打入116球;16岁那年正式代表国家队出场,18岁在东京世青赛上一鸣惊人,带领球队夺得冠军并荣膺最佳球员;1981年马拉多纳转会博卡青年队,40场比赛打入28粒进球,赢得首个联赛冠军。

  1982年,马拉多纳的首次世界杯演出已深深刻入中国球迷的神经:22岁的马拉多纳留着络腮胡子,看起来像个邋遢的文艺青年。对阵巴西一役,曾一脚将严防死守他的后卫踹倒,自领红牌黯然离场——那一仗,马拉多纳已初步显现了他性格中“天使”与“恶魔”的两面,在未来的岁月中,他将它们演绎到了极致。

  1982年世界杯之后他加盟西甲豪门巴塞罗那,率领球队拿到西班牙国王杯;1984年转投意大利那不勒斯之后展开一段新的传奇:他引领一支弱小的南方弱旅成为足以抗衡北方各大豪门的联赛冠军球队,他骨子里蔑视豪强和权贵的种子就此萌芽壮大,此后成为著名的马拉多纳标签之一。1986年马拉多纳从人变成神,从天才变成上帝,墨西哥世界杯就是为他一个人举办的加冕礼。四分之一决赛的“上帝之手”与世纪进球淋漓尽致地演绎了马拉多纳的复杂与伟大,球场上风驰电掣、斗志昂扬、荣誉感无比强烈的马拉多纳配得上一切伟大称号。

  谁是有史以来最好的球员?巴乔、齐达内等等无数巨星都为马拉多纳投票,马拉多纳自己的回答是,“我妈妈说我就是。你该永远相信一个母亲的话。”

  英雄崇拜给予了他权杖

  到底什么才是马拉多纳的勇气之源?

  有人将其归因为马拉多纳始终崇拜的卡斯特罗和切?格瓦拉,他的左腿和右臂上分别刺着这二位古巴革命者的头像。马拉多纳对阿根廷人切?格瓦拉的评价是,“他是个叛逆者,我也是,他为了追求自由愿意献出生命,我也愿意。”至于卡斯特罗,“他是个慈祥的老人,也是个坚定的斗士,在他的身边,我永远也不会感到孤独,也永远不会感到害怕。”

马拉多纳胳膊上纹身是切格瓦拉

  如果说切?格瓦拉让他认识到诚实、坦诚和抗争权贵就像生命一样重要,那么卡斯特罗在他最艰难的时候给予他的帮助和支持则几乎拯救了一代球王。

  切?格瓦拉或卡斯特罗的革命精神就是他最大的勇气之源吗?未必,我们很难想象一个只有小学4年级文化的足球运动员能透彻理解卡斯特罗的反美思想或反霸权主义思想,其实老马更多的是凭借本能和情感支持卡斯特罗,支持查韦斯。支撑马拉多纳重新回到世界杯赛场、回到球迷视线之内的,还是足球的力量。

  其实马拉多纳从未离开足球。他挂靴后先后执教过阿根廷两支甲级球队,但战绩不佳;当主持人后更多的话题仍是足球;2006年世界杯他亲临赛场为阿根廷新一代球员送去支持和鼓励;2008年,作为阿根廷奥运队教头、昔日队友巴蒂斯塔好友的老马再次跟随球队来到中国,以领队身份帮助球队拿到奥运会冠军。2008年的冠亚军决战,笔者就在“鸟巢”现场采访,阿根廷夺冠后老马缓步走入场中,被球员们团团包围,也被鸟巢观众潮水般的掌声、欢呼声团团包围。即将升任国家队主帅的老马或许已经无比清楚地发现,行将半百的自己无法离开足球,他骨子里流淌着足球的血,涌动着足球的基因,他怀念并且习惯于这种山呼海啸般的大场面——除了世界杯,还有什么样的舞台能让他重拾自我?除了足球,还有什么力量能帮助他一路走来,从谷底重新迈向巅峰?

  足球是宗教,雪茄是权杖

  足球是马拉多纳的宗教,足球是他的救世主;但雪茄是他的权杖,可以随时展示他的威严。于是2010年的夏天,我们终于看到虽历尽艰险但终于拿到南非世界杯门票的老马出场了,一晃就是24个年头。24年,让1986年刻意模仿他的我们与足球擦肩而过、满脸皱纹,却让老马更像一个魅力四射、成熟真实的好男人;24年足以改变很多,却始终没能击垮球王马拉多纳,当他穿着西装站在场边狂吼、大喊,笔者的眼眶再次被热泪填满。首战1:0尼日利亚,曾让笔者错误地以为海因策的那记鱼跃冲顶就是老马本人的一脚怒射,而梅西的连过数人如入无人之境不就是24年前那个所向披靡的老马本人?新老两代球王的同场献技已经是2010年最耀眼的风景之一,能否拿到冠军,还那么重要吗?

  马拉多纳从来没有改变。他张扬、不羁、真实、性感,他从不妥协也从不退缩。在阿根廷那样典型的南美国度,生活在经济危机及独裁政治阴影下的民众总将足球视为最便利的精神良药,人们对足球的热爱无以复加,马拉多纳的名字堪与国家偶像庇隆夫人相提并论,他们同样代表着潘帕斯民族与生俱来的追求、激情、执著与争议的命运,老马的传奇、老马的底层颜色已成为特有的文化现象融入阿根廷人的日常生活;“天使”或“恶魔”的马拉多纳结合体虽争议不断但永远是那个为他们捧回金杯的传奇英雄,他已经像魔幻文学一样与这个国家的一切密不可分。你尽可以唾弃他的私生活,但无法否认他在足球王国无出其右的巨大影响力,而在更真实也更丰满的人性领域,马拉多纳都不愧为一个值得钦佩的男子汉。

  当然,老马一直很孤独,“尽管我有很多朋友,但我始终觉得,人是孤独的,尤其当你既是个天才,又是个斗士的时候……即使是当我努力向着自己的梦想飞奔的时候,那种孤独的感觉始终牵扯着,怎么也无力摆脱,或许,做一个上帝的使者,注定是要孤独的,尤其是在球场上。”

  但孤独的老马踏上世界杯赛场时仍然是那个桀骜不驯的足球之王,他的王国至今让他的“臣民”备感荣耀。罗纳尔多就在老马的节目中认真地表白,“迭戈,我只是想跟你说,你永远是我们心目中的No.1。”

相关新闻
手机扫描二维码,关注雪茄汇
关于我们|设为首页|申请信息员|我要投稿|网站地图|帮助工具|联系我们 © 1997-2016 烟草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许可,禁止使用